a大于等于1

为什么要回馈社会呢?

最近我和一位前同事兼好友在Skype聊天,当中我们聊到彼此对未来的打算。我提到了我和几个朋友打算以后自己创立公司,除了希望透过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希望能借此做一些回馈社会的努力。而他,虽然想做的事情不一样,但是同样抱着想要回馈给社会的心态。回馈社会,也许许多人听了会觉得不屑,或做觉得很天真吧。在我看来应该不是一个主流的想法吧,但也许我是错的。

事实上,打算创业和为社会做点事是我最近才定想来的方向,其中的许多细节和问题我也还没有思考透彻。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回馈社会呢?除了搬出一些大道理,我还真的提不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解释。这像是自己做了一个自己无法解释的决定。


KavinKumar

Because you didn’t come here to make the choice, you’ve already made it. You’re here to try to understand why you made it. I thought you’d have figured that out by now. — The Oracle, Matrix

而刚刚在Mamak档吃饭,阅读着之前储存下来Alvin Tan写的文章时,我突然想通了。事实上在这想法的背后,除了Alvin还有另外两位”Oracle”。这要回溯到很久以前。。。

查看了一下,原来我的部落格下面的”人生哲学”里写着一句“你的幸运就是对其他不幸的人的亏欠”。这句话其实是来自我在很久前看过的一个影片,影片的内容是《魔球》这本书的作者Michael Lewis给Princeston大学2012的毕业生的演讲。而他就是第一个“先知”。

…don’t be deceived by life’s outcomes. Life’s outcomes, while not entirely random, have a huge amount of luck baked into them. Above all, recognize that if you have had success, you have also had luck — and with luck comes obligation. You owe a debt, and not just to your Gods. You owe a debt to the unlucky. — Michael Lewis, Author of Money Ball

而给我留下最深影响的就是上面影片开始的那一段话,和他接下来述说的一个实验结果。这段影片让我意识到,我们的人生与成就,虽然不全然是随机的,但是运气占了非常非常大的部分。这是我之前一直和一位坚持“运气至上”的好朋友一直僵持不下的,因为我认为努力和策略才是最重要的。而看了影片,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幸运,和感受到自己欠着其他不幸的人的那笔债。这个观点变成了我的人生哲学,于是有了我部落格底部的那句话。

后来我又看到了台北新市长柯文哲名为《生死的智慧》的这个TEDx演讲,是一个值得一看的演讲。柯文哲是一位我很欣赏的强者,而他之前是台大的医生,看过许多生死,于是有了这个影片。影片不长,大概二十分钟,而印象最让我深刻的是他大彻大悟出来的“荣华富贵就是一坨大便”和他说的a的n次方

a = 一个人对社会的付出 – 一个人从社会得到的

a如果大于1,那a的n次方就是无限大;但是a如果小于1,但a的n次方很快就会趋近于0。宏观来看,如果社会里每个人的a都大于1,那社会就会越来越好。如果每个人对于社会都是索取大于付出,那a就小于1,社会很快就会崩溃。当然这个希望每个人都付出多于索取是不现实的,但是我们可以做的是就是加入a>1的那一派,让人类社会能生存的更久,才有着希望。事实上,这并不容易,因为如果一个人的a>1,这就意味着只要他还享受着社会给他的,他得不停的工作提供价值,回报社会,至死方休。至此,我终于明白施比受更有福这句话,对于人类社会的深刻意义了。

Back to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smart people should owe a larger duty to society, I believe that, if anything, your obligation to contribute to society should be directly proportional to the amount of resources you consume, not how big your brain is.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 obligation to at least help the world break even on the resources they consume, and, if they want to let the world make a profit off of them, OR OTHERWISE, so be it. As long as they are happy, no one has a right to stop them. In other words, people should not be parasites, but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people should be hosts to other parasites, too. Think about it. — Alvin Tan

上面的两个想法终于在看了Alvin的文章,有了更透彻的理解,从而变成对了文章开头问题的回答。

想像一下我能够在这里写这篇文章,是多么的幸运和向社会索取了多少的资源。当我健康出生在一个不贫困的家庭和没有战乱的国度;当我有幸的可以获得教育,有自由也拿到了奖学金可以完成自己学业,可以在自己喜欢的行业工作,可以购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机会可以出来创业;这一切行为与成就都向这个家人、学校、公司、社会、纳税人以至世界上的许多人等索取了许多的资源。而像Alvin说的,每个人都应该至少保证自己的付出和自己索取的保持一个平衡。

我们为什么要回馈社会?这其实不是因为我们的义务,而是我们的责任,因为我们之所以有着可以付出的能力,是因为我们的运气和社会提供给我们的资源。
只要你索取了,你就对比你不幸的人和这个社会写下了欠条,无论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了,请记得归还你欠下的。

于是我,立志成为a>=1的那群人。


imgarcade


本篇为Project #101计划的 #12
下一篇#13的期限:6/4/2015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