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Changer:管制与卡特尔

欢迎来到Game Changer系列,在这里我会分享我对于《赛局意识》这本书的学习与领悟,让大家一起成为game changers。

Pierre Vivant's 'traffic lights' sculpture - Canary Wharf
Photo Credit: Flickr

如果我们的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情形呢?在没有机制协调和规则的限制下,大部分的驾驶人是为了自己最大的好处(省时间),自然是有机会就赶快过。可是当每个人都为自己着想时,在整体上大家反而需要画更长的时间离开十字路口,甚至会发生车祸或是deadlock,结果大家都动弹不得。

上面的情景也是囚徒困境的一个例子,因为当每个人选择了自己的最佳策略,反而造成没那么好的结果。青红灯的发明为大家带来了秩序,而交通规则的执法则给了大家遵守的诱因。这就是透过『管制』(regulation)而解决囚徒困境的一种方法。

管制

『管制』的概念在于改变参赛者的诱因,给予他们诱因去做不同的决定,否者他们不会去做。管制在生活中无所不在,只要有着规则和执法权的地方都算是管制,比如在国家、公司、校园、甚至在一个家庭里。大部分的管制都是建立在权力的不对称,比如说执法单位有权利执法而人民没有,但是权力不对称并非必要条件。在需要的情况下,许多社群都会实行自我管制。举了例子如某些公会会设下条例让会员们遵守,一面破坏整个行业的生态或形象。

管制实际上就是在限制着参赛者们的自由,但这种限制是为了大众以至与每个参赛者得到更好的结果,就像有了红绿灯我们被迫在停下来等待,但是长远来说这会为大家包括我们自己节省更多时间。通常当任由参赛者们自由发挥会带来不良后果时,就是引入管制的好时机。就比如说渔民们竞相捕鱼而破坏生态、非法伐木、制药厂只研发有商机的药等等问题。

以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由此明白政府、立法者和各种管制机构的重要性和贡献。在我们的国家了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其中许多都属于囚徒困境,像企业垄断、空气污染、贫富不均、军事国防等等。而政府的一项责任就是为他们能解决的问题建立适合的管制和执法,从而解决问题。当然很多时候大家都不欢迎管制,因为他限制着我们的自由。此外不合时宜的管制,亦或是执法单位滥权都是实行管制的问题。

卡特尔

大家应该都有在大型超级市场购买折扣商品的经验吧?在Tesco、Aeon、Giant等霸级市场的相互竞争下,身为消费者的我们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我们需要的货品。但是想像如果有一天,Aeon把其他所有的超市都收购了,大家觉得商品的价格会变得更便宜还是更贵呢?答案显而易见。虽然说收购整合后超市有可能可以节省一些成本,但是当一家企业可以垄断这个市场,没有竞争的诱因下,就没有把货品便宜卖的必要了。此时没有选择的消费者只能买贵货了。

竞争性定价

在19世纪末,合拼浪潮习惯了美国工业,因此也造就了卡内基与洛克菲勒这些大企业财团。这种一家企业垄断独大,或是几家企业透过合拼或联盟成为单一实体的过程叫做『卡特尔化』(cartelization),是逃离竞争的囚徒困境的好办法。这对普罗大宗当然是一场灾难。想象如果所有的航空企业都联合起来卖高价机票,我们那里还有“Now everyone can fly”的希望呢?此时为了大众的福利,我们就需要政府引入管制来组织这个现象,这也是美国设立反托拉斯法的目的,而其中著名的案列就是之前微软的垄断案件。

虽然说垄断和卡特尔这种共谋手段总是属于贬义词,但是客观来说,共谋只是一群参赛者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合作,只不过刚好伤害了另一群参赛者而已。有趣的是,不是所有的共谋都是不好的,而书里介绍了钻石市场的故事。事实上,如果钻石市场没有垄断的现象,钻石的价格将会因为竞争而越来越便宜。可是越来越便宜的钻石,对消费者来说真的是好事吗?当钻石变成了不断贬值的物品,它也失去了永恒和高贵的象征意义了:一块价值一年不如一年的石头,能有什么象征意义呢?这也许是一个特例吧。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不错,不妨分享出去吧。
本篇为Project #101计划的 #53
下一篇#54的期限:7/8/2015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