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Changer:行动时机

欢迎来到Game Changer系列,在这里我会分享我对于《赛局意识》这本书的学习与领悟,让大家一起成为game changers。

rock paper scissors

在深入去研究逃离囚徒困境的那五种方法之前,我们有必要搞清楚一些关键概念。今天让我简略的解释行动时机(timing of moves)这个概念。

策略上的时机

赛局理论也被称作为博弈论,而两个棋手在棋局里互相博弈就是一个赛局。为了容易解释,我们将专注在只有两个玩家的简单赛局。在这个赛局中,所有的行为都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起手无悔,一旦行动就不能逆转结果了。

时机在赛局里扮演着一个非常微妙的角色,出手时机不一样,结局也会不一样。从博弈的观点来看,我们对于时机的看法着重的并不是现实生活上的时间,而是策略上的次序,这两者不一定相同。而随着这些次序上的不同,我们可以把行动时机分为:同步行动依序行动承诺行动

同步行动赛局

让我改一改剪刀石头布这个游戏来说明现实的时间次序和策略次序的差别。

这个麻烦版的游戏要求两个玩家各自私下把想出的招式写在纸上,然后在一起同时打开,才决定输赢。

在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玩家A还是玩家B先在纸上写下招式都没有差别。事实上,这个麻烦版的剪刀石头布和普通版的赛局性质都一样,也就是同步行动赛局。

同步行动的定义为:如果参赛者在互不知情下做出选择,这个赛局就有着同步行动的条件。上面提及游戏的两个版本都符合这个定义,之前介绍的囚徒困境也属于同步行动赛局,因为双方并不知道对方的决定是什么。在同步行动中,出招的现实时间和次序在策略上来说是没有差别的。如果我们改变规则,双方可以偷看对方在纸上写什么才做决定,那这个赛局失去同步行动的条件了。

依序行动 vs 承诺行动

在同步行动无所谓先后,但像下棋或是Tic Tac Toe这种次序很重要的游戏算是哪一种行动呢?首先我们把赛局里的两个参赛者分为先行者(first mover)和后动者(last mover),而根据后动者是否许下承诺这个因素,我们可以把赛局分为两种:如果后动者无法实现承诺他的反应,这个赛局就是『依序行动赛局』;反之如果他可以事先承诺,这个赛局就属于『承诺行动赛局』

依序行动赛局

回到一开始介绍囚徒困境里的文章里,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囚犯甲和乙可以沟通十分钟,然后甲必须宣布自己的决定,然后乙可以根据甲的答案在再决定。这个游戏规则的改变对囚犯们有帮助吗?答案其实非常明显:没帮助。

这个更改版的囚徒困境其实不再是『同步行动赛局』,因为有了甲为先行者,乙为后动者。这个赛局是依序行动还是承诺行动取决与后动者乙是否能够做出承诺。在这个局面里,我们知道无论乙许下什么承诺都没用,因为口说无凭。就算他发誓不会背叛甲,但是如果甲选择合作,乙还是有很强的诱因选择背叛而从此自由了,也不比承受任何代价。因此我们知道这个赛局成为了『依序行动赛局』,而它依然还属于囚徒困境。

承诺行动赛局

但是如果我们在改一改游戏规则:警察突然说明允许乙在讨论后选择许下承诺,一旦乙承诺后就必须讲到做到,否者警察会枪毙他。这个时候,赛局的变化就落在两个因素上:警察的信用和乙是否决定许下承诺。如果警察没有公信力,那他说的就是废话。如果警察言出必行,这个游戏就变成了『承诺行动赛局』。

这时,乙就可以许下承诺:『只要甲你选择合作,我也会选择合作』。有了这个有效的承诺,甲就可以放心的选择合作,而乙也有足够的诱因遵守承诺选择合作(否则枪毙)。此时,甲乙终于打破了囚徒困境,得到了双赢的结果!在这场游戏中,身为后动者的乙有着改变赛局的能力,是比甲有优势的Game Changer。

如何改变行动时机?

此时大家应该都意识到行动时机对于赛局的影响力了。和囚徒困境不一样,在现实生活中的赛局里我们通常都有改变行动时机的机会。改变行动时机有三个基本方式:

1. 改变行动的可观察性

改变行为的可观察性有两个面向:让别人可以观察自己和让别人无法观察自己。想达致前者,我们可以直接公开,或是透过可信任的第三方来报道我们的行为。比如说稽核公司(audit firm)就是一家公司让人观察自己财务的好方法。

至于想要让人家无法观察自己则要做好保密功夫(隐身术),或是做一些表面功夫误导对手(替身术)。还有另外的方式就是制造『讯息干扰』(signal jam),就是不断释放各种讯息,让对手无法知道拿一些讯息是真的(分身术)。

2. 改变时机

一个让自己先出招的方法可以是自行设立一个最后期限。另一个方式是给予其他参赛者『审查权』。比如说再售卖产品是允许顾客使用,或者让他们不满意是可以退款。这样做让顾客可以从先出招(决定付钱购买,然后商家身为后动者可以选择欺诈顾客)变为后出招(商家先给货物,货不对办可以选择退款)。

3. 增加后动者的承诺力量

后动者的时候能够许下承诺将影响赛局的行动时机。一个让承诺可信的方法是把赛局的结果和一些更重要的东西绑在一起,就比如说上面说的枪毙(和性命绑在一起)。在线式生活中,通常我们会与信誉、荣耀和关系挂钩。例如我们在网上购物的时候,身为先行者(因为我们先付款)会选择信誉良好的卖家,因为我们知道一旦他们欺诈被揭发,他们在信用的损失会远大于欺骗我们的价值。正是卖家的信用打破了囚徒困境。没错,上网购物也可以是囚徒困境之一,大家可以自己想象,画一画报酬矩阵来了解更多。

了解了行动时机和相应的赛局,下篇让我们探讨管制和共谋这两种策略。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不错,不妨分享出去吧。
本篇为Project #101计划的 #52
下一篇#53的期限:4/8/2015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