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手中的葉子 心裡陣陣風不止
我放下欲寫又止的筆 將它往天上拋去
看著它緩緩 消逝風裡

——————————————————-

我們也許無法想像一些看似微小的事物 能對這個世界帶來巨大的改變
就像我們無法了解 這篇文章不放標點符號 對它的讀者會造成什麼影響

一陣風 一個表情 一首歌 一個回首
或者 只是 一個字

我們也許無法預測未來 但如果往回看 總會循著因果找回事情演變的痕跡
如漣漪般的擴散 如同大爆炸前的那個點

誰又能肯定蝴蝶眨了幾次眼睛 真的無關緊要呢

如果你能向過去的自己捎一片葉子 你 會在上面寫下什麼字呢

——————————————————-

走在秋天的楓葉林裡 享受片片落葉在隨風搖曳
隨手拈了片葉子 順著葉脈 我彷彿看見
眼淚流過的痕跡

憑什麼

痛苦總是那麼安靜
眼淚總是如影隨形
某個時刻 某首歌
某道風景 某道身影

沒理由的。。。
憑什麼?。。。

如今已經物是人非
我卻無法讓錯純粹
日日想痛入心扉
夜夜長帶淚入睡
而你是否 依然無悔

你真的 能睡的好嗎?
而 這個問題。。。
又有何意義呢?

慢活

the perfect stage
图片来源:Flickr

星期一。

难得的不用上班。昨晚下雨了,凉凉的天气很适合赖床。起身,洗脸,开电脑看脸书,然后钻回被窝里,如此重复了几个循环的我好不容易终于带上钱包钥匙和桌上的一本书,到外面吃早餐去。

慢慢的走在街上,感受着凉风阵阵吹送,心情一阵莫名的轻松。来到常光顾的中式咖啡店,点了一盘椰浆饭和白咖啡。难得没有时间限制的我难得的慢咽细嚼,无需因为赶时间而狼吞虎咽。咖啡店里人潮不算少但也不算多,正好到那种不必赶着吃完让位给人的程度。缓缓消灭了盘里的椰浆饭,满足十分的我慢慢的呷着咖啡,翻着手里的《下课后的台湾小旅行》仔细品味。不戴手表也没带手机的我放纵时间的流逝,享受这小小的奢侈。。。

终于,我一饮而尽杯里剩余的香醇,关上了手中的意犹未尽,踏上归程。走在路上,被大雨洗涤过的空气异常新鲜。空气里的温度,叶缝间洒落的阳光,让我有种回到夏天的德国的错觉。虽然这里不是郊外,但路旁怒放的花草与茂盛的树让我有着置身森林的一阵舒服。此时此刻的我,心里只有开心与感恩。也许,这也是一种微小而确实的幸福吧。

九月,一个美好的开始。希望大家都能开心地度过这所剩无几的二零一三年!:)

绝对式


Taylor Swift –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有时发现
我们说话时
喜欢用上绝对式的字眼

一点都不爱我
你这辈子不可能有出息
从来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
每一次都是这样
没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
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一定不会忘记的
我们永远都会是好朋友的

那么肯定
那么坚决
那么不留余地

也许这样说话比较轻松吧
不须琢磨推敲 字字斟酌

也许并不真的那么认为吧
只是一时情绪波动 不必当真

我们 都是 这样 吧?

六令吉

Begging woman in Mexico
圖片來源: Flickr


拖著疲憊的身子,我低著頭走在回家路上。幾乎天天走路上下班的我,喜歡開著自動導航系統後在路上思考。“剛才的什菜飯這的超好吃的,雖然蠻貴的。。”,心裡還在回想著,依稀感覺有人在我右邊走過。

“Excuse me!”

我驀然停下腳步,回首。

“Excuse me. Do you know how to speak English?”

似曾相識的面孔。一把熟悉的聲音。

我的心揪了一下,一股莫名的情緒充斥心裡。隨即轉身大步就走。一轉念,再度回頭,只見那人已在幾步開外,漸行漸遠。。。


一個月前。同一條街。是夜。

同樣拖著疲憊的身子,拖著行李的我走在熟悉的街上。為了不再麻煩我的同事們,我上網找到了從機場會經過我家的巴士,可惜那兩班巴士停的站裡我家都有二十分鐘的路程。“早知道剛才就搭德士啦,就不需要走得那麼辛苦了。。”,我心想。走著走著又想到其實走個二十分鐘能省十五令吉也是不錯嘛,而且再走一下就到了啊。我瞄了瞄就在街尾的公寓,低頭笑了笑。

“Excuse me. Do you know how to speak English?”

一個陌生的聲音響起。我望向了聲音的主人。不是本地人,不過看其來沒有惡意。“Yes. How may I help you?”。請原諒我的語氣帶著一絲狐疑與防備,畢竟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街上也沒有其他人。我對本國的治安並沒有多少好印象,凡是還是小心為上。

“Hi. Look, I really need your help. I have been walking around here for hours. I am supposed to meet my friend at Bukit Jambul Complex but my motorcycle broke down. My friend is not answering my phone. I need twenty one Ringgits to fix it and I only managed to get fifteen Ringgits. Can you please give me another six Ringgits so that I can fix my bike? Thank you very much!…….”

我默默的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樣子,回想著不久前在面子書看到的詐騙故事。也許從我的遲疑他看見了一絲機會,於是他繼續的解釋他剛剛碰到的倒霉事。如果這是白天,我會毅然的對他說Sorry。

“不要被騙!你走了那麼遠不就是為了省錢嗎,憑什麼就這樣給他?”,我的理智告訴我。“What if 他說的是真的呢?醬遲了,如果我不幫他他還要在這裡繞多久啊?”,心裡傳來另一把聲音。

幫,亦或是不幫,曾幾何時便成了一個這麼難答的問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又何時變得如此廉價?

“看看我口袋裡有多少錢吧。。。”,我不想打開書包裡拿錢包。把手伸入口袋一摸,剛剛好六塊。不想再找其他藉口,於是默默地把那兩張紙幣遞給他。

“Thanks! Thank you very much bro! You really helped me a lot! God bless you!”,他一步步的往反方向走去。我抱著複雜的心情看著他遠去。遲了,我告訴自己。於是繼續踏上回家的路。是對是錯,我真奢求我永遠都不會知道。。。


抬頭看著慢慢西下的夕陽,我輕嘆了一聲。回家的腳步未停,卻感到比平時沉重。。。

p/s: 這是真人真事。

任思緒流浪

Dawn
圖片來源:Flickr

自從開始搭亞航的飛機來回檳城與吉隆坡後,好久好久沒有搭巴士回去了。搭飛機雖然價格貴了快一倍,時間卻省了一半,感覺也比較爽。然而這個週末由於太遲才決定回來,那機票貴得有點買不下手,所以選擇了久違的巴士。在此想謝謝那些常常載我到巴士站和機場的朋友們。感恩!

有時其實蠻享受一個人在巴士上的感覺(我指的不是那種顛簸的感覺>.<)。可以安靜的不被打擾,沒有網絡的喧嘩,可以看著路邊的風景一路往後飛逝,看著天色逐漸變暗。喜歡在巴士裡思考,思考人生的意義,或純粹的胡思亂想,享受著在一群陌生人中的孤獨,與思緒共舞而不覺得寂寞。

在漫長的旅途中(點到點六個鐘),iPad成了一個不可割捨的夥伴。可以開著它聽歌,更多的是用它來看書。這一趟旅途將一本知道了很久卻沒去看的書看了一半,是一本橫闊西方哲學,宗教,科學等等,蠻有趣的一本小說,叫《蘇菲的世界》。等回檳城的時候應該可以看完吧。對哲學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看。

明天要跟好久不見的老朋友重聚咯,期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