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Changer:诱因与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想要打破囚徒困境除了要意识自己深陷一个局,更要有妥协的觉悟。在上一篇文章里我们提到了囚徒困境的四个可能性:赢输,双赢,双输,输赢。我们固然不想自己输对方赢,但也要意识到要自己赢对方输也是不现实的。因此我们其实只是在**双赢**和**双输**之间做选择。接受到自己独占所有好处是不实际和不长久的现实,我们才能把心态调至更健康的双赢心态。建立了这个心态才有继续探讨破局的需要,否则还是继续呆在两败俱伤的绝境好了。

Game Changer:囚徒困境

之前在书市看到了《赛局意识》这本书(英文名为Game Changer: Game Theory and the Art of Transforming Strategic Situations),觉得很有趣,于是在折扣不多(20%)的情况下依然买下了。这是一本关于赛局理论(Game Theory)和策略思考的书,这都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课题。

本书主要分为两个部分:探讨如何改变赛局(game)的第一部和剖析实际案列的第二部。看完了第一部的我就已经觉得获益匪浅,于是在此做些阅读笔记,顺便与大家分享。在这里我会以适合我自己的次序来分析,建议大家可以阅读原文然后一起探讨。

建立信任的元素

Win Win 306/365

非零和游戏这篇文章里,我提到了以个拗手瓜的游戏,也提到了如何在这个游戏获取最大的盈利。在文章结尾,我抛出了一个问题:如何让对方配合你,根据你的玩法达到双赢?

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我在过去一年注意到的一个道理:信任。想要对手配合你,首先你要提出双赢的局面和玩法,然后让对手对你产生信任,相信你会遵守这个玩法,也不会半路背叛他。建立信任,正是打破囚徒困境宿命的方法。

问题是在这种大家竞争意识都很强的游戏和大环境里,要如何建立信任呢?我想到有几个重要的元素:

双赢的局面

要让原本的对手相信你,并且和你合作,这个合作自然一定要对彼此都有好处。如果对对方没有好处,他自然不会相信和配合你。但是如果对你自己没有好处,首先自己没有合作的理由,而且对方也不会相信你的动机。

牺牲和让利

这是我认为最强大有效的元素,也是大部分人会下意识会反对的方法。要让对方相信你是真心的,就把利益先让给他人,然后靠合作后得到更多的利益来弥补。这样做对手会比较容易相信你的诚意,毕竟没有几个抱着你死我活的心态的人会这么做。放下防卫,显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总是建立信任的好办法。当然要牺牲多少,需要自己斟酌。

公平透明的机制

由于人的劣根性,信任可以是很脆弱的。一厢情愿的抱着对方会守信用是不现实的,因此提出一个建立在双方利益上的机制,以确保双方可以透过合作得到更多的利益,而且彼此都有牵制对方的手段。比如说合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要一方想要耍赖,另一方也可以保护自己。有着公平的机制让信任可以被维持下去。

比如在之前提到拗手瓜游戏里,一个聪明的参赛者首先和对手硬碰硬,让对手意识这样下去没人可以赢。然后他突然就放弃抵抗(让利),让对手不停的赢取奖金。很快的对手就明白的这个游戏的新玩法,于是两个人就好像钟摆一样的一来一往扳倒对方,反而更有效率(双赢的局面)。当然如果对方不要配合,那就不让他赢下去,最多也只是让他赢取一些蝇头小利(公平透明的机制)。

也许有人会说,那最后对手不是赢的比我多?没错,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很有可能彼此都没有机会赢得任何奖励。放下比较的心理,就能赢得更多,这就是双赢的心态。

当然以上的论述都建立在我们真的希望达成双赢的立场。如果一开始就想要欺骗他人,就无需讨论建立信任了。


本篇为Project #101计划的 #10
下一篇#11的期限:31/3/2015
文中的游戏例子来自7 habits的Think Win Win
图片来自Flickr

非零和游戏

Arm Wrestling Day  (184 of 443).jpg

想象一下你被邀请参加一个游戏,游戏的规则如下:

  • 你和你的对手将进行拗手瓜(比腕力)的游戏。
  • 只要成功将扳倒对手十次,就可以得到RM200的奖金,如果二十次就RM400,以此类推。
  • 你们有三十秒的时间。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废又不吸引人的游戏,因为除非双方的实力悬殊,可以在短时间里扳倒对手(平均三秒钟),否则大部人都很难从这个游戏里赢得任何奖金。

但是事实上任何人都可以轻易赢取这个游戏,无论男女老少,甚至无关对手的实力。

怎么说呢?

Continue reading “非零和游戏”

人生的选择题

Little Lamb

之前阿尧上7 habits的课程时,导师Slim在教导Think Win Win这个习惯的时候,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农场主,在农场里养着许多绵羊。可是只从新的猎人邻居一家搬来后,就常常发生绵羊被咬死的问题。经过一番努力农场主终于破案了:凶手是新邻居养的两只狗。

于是农场主就跑去和邻居交涉,希望他能把他的狗给绑起来,或是套上嘴套。可是邻居对此不置可否,并认为这不在他的控制范围内,只是象征性了赔偿了一些钱给农夫。而绵羊被咬死的问题还是持续的发生。。。

然后,老师就问大家,到底应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有没有办法能够达到双赢的地步呢?当下,阿尧的想法就是:“竟然有这样不讲理的恶邻居,应该是那种希望自己win别人lose,甚至是lose-lose的人。对付这种人看来只好上法庭了。。。”

Continue reading “人生的选择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